美国棒球疑案:没有证据表明波波夫绝对控制了球

邦兹把球打出来只需要短短的几秒钟,但是球的归属问题却需要一年的时间来决定。经过了三个星期的审理,上周四(美国当地时间12月18日),旧金山的高等法院终于作出了判决:那是一个所罗门国王的宣判,平分邦兹球。那个原本只卖14.99美元但是现在却价值100万美元的魔球,终于有了它的归属。

虽然波波夫和林都同时声称自己拥有邦兹球的绝对所有权。但是,法官的判决使他们不得不接受这个所罗门王式的仲裁:把邦兹球卖掉后平分。

美国当地时间上星期三,旧金山的麦卡锡法官对著名的邦兹球一案作出了如上判决。

在他长达20分钟的判决发言中,麦卡锡重点陈述了一个问题:对这份来自球场的特殊奖品,到底如何才能算是真正拥有了它,标准是什么?波波夫曾经在极短时间内握住了球,虽然他最终没能完全地控制住球。但是他的权益需要得到保障。于是,联邦法官麦卡锡在他的判决里,首次引入“准所有权”的概念,以解释波波夫“曾经拥有邦兹球,但是在狂热人群的暴力挤压下,非自愿地失去该球”的法理情景。“这个案例提醒整个社会‘法治精神’才是我们最为重要的准则,”麦卡锡法官对着座无虚席的听审观众说:“我们统治国家依靠的是法治,而非粗鲁的暴力。”

但是,麦卡锡法官也提出同样应该尊重林对邦兹球的权利。他说,林其实也是看台暴力举动的受害者之一,虽然波波夫指证林,可鄙地“偷窃”了他的球。但麦长锡法官说,“他,像波波夫先生一样,同样是受到了狂热人群的挤压,他并没有作出任何不当的事情。”

最后,麦卡锡引述了一个发生在1896年的案例,当时5个居住在新泽西州的男孩捡到了一个装有775美元的皮夹,经过一场法庭诉讼后,最后法庭判决把皮夹的钱5人平分了。

“显然诉讼双方都有自己无可辩驳的理由。今天,他们就如当年那站在法庭上的5个男孩一样。因此,最好的判决应该是让他们共同拥有这个网球的所有权”,麦卡锡说。

现在,一切都不用争了。法官遵照了所罗门国王的判决,这虽然违背了美国人“不是我的就是你的”的习惯,但是从所有的证据看来,这也许才是最正确的判决。

不过即使麦卡锡法官已经作出了判决,那个球仍然会静静躺在某个安全的角落,起码它还要在那里好几天,因为波波夫和林必须要经过商讨才能最终把球处置。它线万美元吗?它还会滋扰人们多久?

除了Keppel的录像带,还有17位现场目击证人愿意上庭作证,说出他们所亲眼目睹的一切:自从邦兹球落到看台后所发生的一切。然而,这些现场目击证人的证词在几个重要的问题上的看法是相互矛盾的。有些现场观众当时所站的位置显然更有利于观察现场,另外一些则没有这样的条件。有些人看来只想求得公正的诉讼结果,但一些人则明显存有偏袒之心。有些人清楚地记得事发的经过细节,但另外一些人则只记得大概。还有些证人则因为有不光彩的前科而失去佐证的信用。

需要重点指出的是,所有的证据,包括现场录影和目击证人都不能证实这一观点:即波波夫被推搡跌倒之前是否依然保持对邦兹球的绝对控制。波波夫先生关于这一观点的证词显然受到多方面的质疑,明显有几处地方是经不起推敲的。没有人知道波波夫什么时候,什么方式失去了他的球,很可能我们最重要的发现乃是:我们永远不会知道波波夫先生能否继续把邦兹球紧握在手里——如果人们不去打搅他的进一步努力的话,而能够对此作出正确判断的只有个人的肉体和灵魂。

在这个案件里面,波波夫先生未能举证林破坏这个球,或者他妨碍了波波夫先生使用或者享受这个棒球,他的举证只不过是针对林蓄意抢走了他的球并拒绝归还。

所以,这里并没有所谓的“侵犯他人动产”的行为。除非这个棒球事先就无可辩驳地属于波波夫先生。

在这个球被击出去之前,它属于职棒大联盟的财产。当它被击打出去后,它的所有权是不定的。第一个占有它的人无疑将是它的新主人。陪审团未能就“财产所有”的定义作出一致表述。为了帮助法庭就这个问题达成一致看法,四个来自不同大学的法学教授进行了一个学术论坛,目的在于得出一个较为可观的“财产所有”。谁料,这些大学教授本身也是意见分歧。

当看台上的观众面对不断下坠的邦兹球时,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这个无主球的所有者,任何人只有在经受过群众骚动而能把球紧紧控制在手方能正式建立对这个球的拥有权。波波夫先生显然还没能做到这一点,所以,他不能被视作已经得到了邦兹球的全部所有权。然而,根据这一点,本案还不能彻底判决。原因在于我们明确知道,波波夫先生的脱手并不是因为合理的碰撞。显然,他只是受到了攻击才被迫脱手的。他继续争取获得邦兹球的行动被一群暴徒地打断了。

如果判决中忽视了这一点,无疑是告诉那些暴徒,你们的行为得到了法律的包庇和鼓动。特别是,这件案子得到了传媒和公众的广泛注意,这种恶劣的后果特别需要避免。法治社会不能提倡暴力至上,强权主义。基于公正原则,波波夫先生争取合法财富的努力理应得到保障——虽然他的努力被暴徒打断了。但是他应该得到补偿,让他转告世人,我们这个社会永远不允许此类暴力行为发生。

两个妇女争夺一个孩子,争执不下,她们就找到所罗门王评判。所罗门王下令把孩子劈成两半,一人一半。一个“母亲”说,太公平了!而另一位说,我不要孩子了,别把他劈了!所罗门王立即就判断出谁是真正的母亲。这个故事是说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所罗门王凭着无比的智慧让善良和邪恶昭然若揭。

麦卡锡法官遵循了所罗门王的判决,即卖掉棒球,波波夫和林两人平分收益。他的判决公平吗?我们只能问当事人的灵魂,而这也许将成为永远的疑问。

连环画画家Todd McFarlane 曾经花费接近300万美元购买了另外一个破纪录的棒球,那就是麦克格莱德在1998年打出的一赛季第70个本垒打的球。邦兹的球似乎令那个球失色不少,但是体育用品收藏专家奥兰多说,在这两个球之间有不同的东西,他认为邦兹的球比不上1998年那个有价值。

首先,麦克格莱德的球是经过了70年之后才打破的单季全垒打数目,旧的纪录是上世纪最伟大的棒球选手鲁斯在1927年创造的。在麦克格莱德的那个赛季里,人们对于破纪录充满了期待,寄托了很多的希望在里面。这大大提升了这个球的价格。

而波波夫和林现在争抢的邦兹的这个球,则因为两人相争已经拖延了时间被搁置某个的角落无人欣赏;另外一个方面,他们两个人必须合作找到一家好的拍卖行,这都要花费金钱和时间。

而且邦兹并不像麦克格莱德索拥有那么多的赞誉,“收藏品很注重其历史价值,邦兹的全垒打是影响巨大的,但是只是在某特定期限里才有这么大的轰动。”奥兰多这样说道。他引证关于职业球员职业生涯中第500个全垒打的球的买卖作为例子,三个球员的球的价值都不同,但是麦克格莱德、米奇·曼特和埃迪·默里他们三个的球的价格都在25万到55万之间,但是邦兹的第600个全垒打球,这个让他接近上世纪最伟大棒球手鲁斯、威里·梅斯和汉克·阿伦的球,在市场上只卖到4万美元。

“这个事实告诉我们,公众是怎样看待邦兹这个人物的,”奥兰多说,“我不知道巴里·邦兹他的人究竟怎样,但是感觉上他好像是一个不那么受欢迎的人。”

除了邦兹球的价值有待经市场评估之外,林和波波夫在这一年里为官司所付出的东西不单是时间、内心的宁静,还有大量的金钱,波波夫付给律师的费用是一笔天文数字,他的律师对他的收费是每小时200美元,比林的律师收费贵了1/3;当案件审讯结束的时候,电话费,旅行费和其他杂费将达到25万美元。而林呢?他付出的除了金钱、时间和宁静,还有别的一些不能言语的东西。€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