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和谁一样的人》古蓝梦 ^第7章^ 最新更新:2007-03-26 18:35:07 晋江文学城手机版

大地恢复了她盎然的生机,有了鲜花的点缀原本清冷的世界竟显得有些迷乱,那些在阳光和微风中轻颤的七彩鲜花却似午夜的霓虹那般晃眼,经过严冬洗礼的老树已不再是三月天时的几点黄更胜于绿的羞涩,取而代之的是满枝满眼掩藏不住的深绿的火热浓情。我想这应该是上海最值得审视的繁华了吧!

沾染了这五月的温情,我家所在的那条陋巷已被两侧废院中抢出的浓绿紧紧拥住了,清爽而不失柔和。午后的阳光照上枝头,却也只是象征性的在石板路上撒下几点斑驳的晕圈。巷子里不断有笑声和掌声传出,这样的环境这样的笑使我飞跃跳动的毽子更加亢奋的狂舞,它随着我的意愿在我周身游走,我用我的脚和头给了它活力,它就完全吸收了这份力量,带着我的青春在雀跃。

我喜欢这样的感觉,尤其是在这群孩童天真的喝彩声中。我可以做到完全的忘我,把整个人,整个灵魂都融入那枚跳跃的毽子中,同它一起享受所有的欢乐和掌声。

和我的画笔在一起的时候我可以忘却整个世界的存在,甚至于把整个灵魂也驱逐出自己的躯体,只留一片空白的思想去尽数吸收我选定的摹本的的灵性,再将它通过画笔倾注于一方纯白的幕布,那一刻我的人是不存在的。而当我和我心爱的毽子在一起的时候,我却把思想中注满欢乐和喜悦,忘记的是烦忧而不是整个世界,我可以真切得体会到自己的存在感,从而产生数不尽的欢快和满足。

我需要有一种东西来摆脱凡俗困扰,去追求人生的境界,所以我不会放下画笔;我也需要另一种东西来抗击凡俗,去冲击人生的愁苦,所以我拥有了这枚毽子。

握着画时,笔雅子跟我是一样的,而且看上去她似乎比我更投入,她总是出奇的沉默,安静,我唯一不懂的的是:为什么她的眼神中没有抛开凡俗的空洞,而是溢满某种盈盈的似乎一触即发的脆弱的目光。我觉得在艺术的世界里这种盈溢的情感是不必有的,但同时也因为我无法见到自己与艺术交融时的目光,所以我不敢说自己与她在这一点上就一定存在着差别。

不过有一点是明确的,雅子的世界里没有像我这样的一枚毽子,除了一个人随着她架在花园中的秋千荡漾外就是一个人呆在房间里,具体干什么我不清楚,大概是画画吧!对于她承受寂寞的能力我一直深感讶异,可偏偏她不以为然,依旧习惯于一个人的世界。

雅子这个女孩子真的让我琢磨不透,她幸福着却又好像对此毫不理解,她快乐着却有着别样的笑容,她被无数关爱的目光包围着,却去寻找一份独处的落寞,她对我尽其所有纵情言笑,却完全让我无从把握。

我用脚尖轻轻一勾,毽子便如我所愿的从头顶飞过,我再从容的将右脚伸到背后,却没有在预定的时间感受到毽子上那两片薄铁片的重量。

我一阵惶惑,细听才发觉气氛不对,顷刻间那群刚刚还笑的很狂烈的小鬼都安静下来了,抬头才发现他们个个都掩嘴偷笑。我放下翘在半空的右脚,缓缓转身。

是雅子!她带着一脸媚笑看我,然后从背后拿出我不翼而飞的毽子,用右手托着放到我面前。

我两手搭在腰间,给了她一个无奈的表情,看她的架势,一定是有什么不轨图谋。

“大小姐今天怎么会屈尊下顾呢?而且还是私访!”我们走在一条两边有花坛的街道上,由于刚刚过午,行人不多,雅子就索性站到那水泥砌的只有七八厘米高,宽不足五厘米的花坛沿上,抬起头,把我的毽子顶到额头上去“冒险”,不过前提是让我牵着她的手引路。

由于她正在一心一意的走那带高难度的路,她没转头,也没回答我,只是很清闲的问我:“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

我轻笑一下,觉得她很奇怪,可像这种奇怪的问题她何止问过我一两次,我说:“当然。”

那是夏末的一天,就在教学楼前的草地上,我享受着与我心爱的毽子相处的二人世界,纵使不时有过往的同学驻足我也全然不在意。

我全身心的投入到那片属于我自己的欢乐中,尽情挥洒热烈的青春。良久,额上贴了一层细密的汗珠,我停下来抹了一把汗,却发现在楼房与草坪交接的角落里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冲我甜甜的笑,她的面前支着画架,她不时的低头在纸上摩挲。

出于好奇,我走过去窥望她的画纸。那是一幅维妙维肖的素描,而画中的女孩就是我——甜蜜的笑脸,满足的表情,两条长麻花辫舞在空气里,整个人轻盈的跃起,一枚毽子还有着刚被踢起的动感。

我曾见过为数不少的名家作品,但在那一刻我还是被震撼了,在短短的时间内画出这样专业的作品,而恰巧那画上的女主角是我。

我忍不住的打量这个看上去毫不起眼的女孩子,她穿着和我一样的学生装,低低的梳两个辫子让飘逸的发丝柔顺的搭在胸前,疏朗清秀的眉不易察觉的微微蹙起,一双大眼睛布满光彩,嘴角在笑意的烘托下微微翘起,甚至有一对浅浅的可爱酒窝。

她一愣,猛抬头看我一眼,说:“不,我要收藏。”语气中有着七分调皮三分认真,一时间让我无从理解。

她似乎感觉到我目光中探索的意味,放下笔,趴在画架上盯着我说:“我的意思是收藏你的这份快乐。”

她拿过我手中的毽子仔细打量,然后抬起头:“这只毽子就是你快乐的根源,可我没有一件能让我这么快乐的东西,只好记录一个属于你的瞬间来收藏了。”

我依旧不是很明白她的话,但又不好意思再探究,我看着她玩味手中的毽子,就下了好大的决心说:“如果你喜欢就送给你吧。”

其实我是极为珍视这枚不起眼的毽子的,那是我周岁时父亲亲手做了给我的,到如今是父亲留给我的唯一的东西了。但不知为什么我竟从她的话中感觉到她生命中的某些不快乐的因子,不知不觉的做出这种出乎自己意料之外的决定:把我的快乐与她分享。其实我知道我的周身几乎很少有值得别人去羡慕的东西了,既然酒逢知己,我就大方一点算了。

女孩抬头看我,目光中满是感动。但她已从我眼中极力掩饰的不舍与眷恋中洞穿了我的心。

她直起身子走到我身边,抓过我的右手,把毽子郑重的放在我的手心里,又一根一根扳动我的手指握住它。

她用和善的目光看我,然后笑着说:“我不能夺人所爱,看得出来它对你有特殊的意义,你收好吧,以后别轻易把自己喜欢的东西让给陌生人。”

她转过身收拾画具,我想辩解:我只想把快乐分给你!她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抬头,我迎上她的目光,她暂停了手中的活说:“快乐是不能转让的。就像你的毽子,就算你给了我,我也不会从中找出和你一样的快乐的,因为我根本不会玩。这样会让你的牺牲毫无意义,你还会快乐么?”

她继续她未完的事,我却目瞪口呆。这样的话居然是出自一个和我年龄相仿的女孩之口?多奇妙呀!像一个哲学家,不,或者更像一个诗人,把一个毽子的故事表述的那样贴切感人,把人生的奥妙娓娓道来。

她是一个怎样的女孩子呢?我费力的思索着,直到她斜背了画夹站到我面前:“我还是要谢谢你,你的快乐我分享到了,”她伸出手,“我叫柳雅子,很高兴认识你。”

今天我们又是并肩而行,我想起了初次见面雅子如诗的劝诫——快乐是不能转让的!

那天的话,她是否预知了未来?那份抽象的快乐我却不自觉的将它具体成安少阳的脸,他就是我此刻的快乐,可我不敢去奢望拥有,我再一次把快乐转让了吗?这次雅子又是否收得到呢?

不,是我自作多情了,来源于安少阳的那份快乐本来就属于雅子,我哪来的资格去做救世主?现在我才是那个得不到快乐却痴心渴望的人。

其实我是自问,雅子却纵身从花坛上跃下,跳到我面前说:“是呀,只要你快乐我也会跟着你快乐的,你是我最最最好的朋友。”

是的,只要你快乐我就会跟着快乐的。只要雅子能快乐的生活,我也会跟着她一起快乐的,但愿安少阳能真正带给她快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